热爱就一起

欢迎来到热爱就一起 网站地图 sitemap
热爱就一起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margolinlawoffice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全球面临沙子枯竭
热爱就一起全球面临沙子枯竭
2021/03/30 来源:热爱就一起
    李存厚风尘仆仆的从首都飞到了煤城,虽然也谈不上多累,但赶时间和不赶时间,疲劳程度还时候不同的。

    虽然边疆很大,但机场多啊,边疆的机场数量在华国来说估计能排个第一。煤城的机场可不是茶素的机场能比的。

    茶素的机场说好听点,比篮球场大不了多少。可人家煤城的机场就不一样了,虽然两个城市没多少距离,也就跨了一个天山。

    但人家号称国际机场。

    老李下了飞机,寻思着开机打电话联系人呢,没想到陈生直接派了人在飞机场里就把人给接到了。  

    老陈这次拿着虎皮当令箭,反正煤城老大都发话了,只要和手术有关的,统统开绿色通道。有权的感觉格外的爽。

    医务处的小王干事昂首挺胸,穿着小皮鞋在机场里一副严肃的面容,都让机场的领导给看懵了。

    “这是哪个级别的干部啊,这么年轻,这么严谨!”

    “估计得到科级了,而且还是实权干部,不然能有这么严肃吗!”

    机场负责接触的两个工作人员对小王干事格外的上心,不上心不行,机场老大亲自打电话安排的。

    其实小王是激动,为了不给茶素医院丢人,努力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在机场平台接人,只听过没见过,虽然不是被接,但也好有面子啊。

    看看,下飞机的客人们,看过这边全都一副了然的面孔。

    小王干事和李存厚是熟悉的,当初李存厚在茶素医院的食宿都是人家小王忙前忙后,两人也算熟人了。

    “哎呦,麻烦王主任了!”老李看到小王后,笑着客气的说道。

    “李教授,您客气了!我还不是主任呢!”

    “快了、快了、快了,在你们张院手底下,迟早的事情。”

    “呵呵,托您吉言了,教授快上车吧,医院里面等着呢。”

    “好!上车。”大红旗,缓缓的从机场离开。

    “你们张院现在这是要趟平边疆的节奏啊,以前是一个人飞刀,现在都带着半个医院飞刀,太厉害了。

    当初我劝他去大城市,可现在再回头看看,你们张院的眼光还是长远啊!”

    老李感慨的说道,其实这也不纯粹是恭维话。老李是深有体会。

    他的皮肤移植材料团队,当年没希望的时候,走的人还真不多,一个比一个坚定。大家如同没娘的孩子一样,这个公司化点缘,那个学校争取点经费。更新最快 电脑端::/

    但,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当材料成功进入临床试验后,好像一夜之间,大家都变了。都有了各自的想法。

    试验都还没结束,就有好几个人被欧美的药企给挖走了,怎么都留不住,所以当看着张凡这边的团队,老李还真的有点点羡慕。

    有些事情,不是能羡慕的来的,老李的团队本来大多是都是欧美留洋的人,而且最主要的是,人家加入团队的时候,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建树。

    而张凡这边,可以说大多数都是基层医院的医生,可以说,是张凡带着他们一点点的从微末中成长起来的。

    汽车进入医院后,陈生就在外科大楼迎接。老李刚下车,就被陈生客气的迎了上来。

    “怎么能让陈博士亲自提箱子呢!”老陈嗔怪的说了一句小王干事后,非要从李存厚的助手里把设备的箱子给提了过来,虽然没多重,但这一个举动就让老李的助手觉得没被忽略,一样的受到了尊重。

    老李进了手术室,看到伤员,就对张凡说道:“烧伤面积这么大?”

    “估计爆点就在他的附近,如果不是矿里瓦斯含量不是很高,估计就没命了。这次麻烦你了,又让你大老远的跑来救场。”

    “你看你说的,我难道不是茶素的编外医生吗!”

    老李笑了笑。

    张凡也没多客气,不是客气的时候。

    “脊柱手术做完了,现在要植皮了,你累不累,不累的话咱两做吧,这次过来没带烧伤科的医生。”

    “行,没什么累的,我和小陈给你当助手。”

    伤员就如煎鱼一样,先从背面开刀,然后又被翻了过来做正面。

    背面砸的血烀肉烂的,可经过消毒止血后,还是能看的,就是破了一点而已。

    正面就直接看不成,如同炸焦了的茄子一样,皮开肉裂不说,大片大片烤焦的皮肤,应约间都能让人觉得里面估计都熟了。

    也怪不得人家煤城的领导没敢做检查,第一时间拉进了手术室,这个患者的伤势,别说煤城医院了,就算去鸟市,估计也危险。

    清创,烫伤的清创太残忍了。

    钳子一点一电的把焦肉给掀开,真的,直接就是如农村过年收拾猪头一样,一片一片焦死的皮肤被扒了下来。

    表层烫熟的脂肪,就如炸过的薄脆一样,或者就如癞蛤蟆的皮肤一样,黄色透亮的小泡泡满身。

    而且随着医生们的动作,这个一身的水泡泡颤颤悠悠的如同荷塘里漂浮着一层的癞蛤蟆在随波逐流一样。

    脂肪层是满满的水泡,轻轻一碰,piaji立马流出粘粘的溶液,就连流动都感觉它在拉着丝,吕淑颜看着张凡的操作,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真的膈应,就如同癞蛤蟆趴在什么流出液体一样,格外让人难受。

    清除了脂肪层后,烫伤严重的肌肉层也要清除。因为烧伤带来的能量,直接让有一些地方的肌肉熟透了。

    也就是说,这地方的肌肉细胞已经全部阵亡坏死,是必须清除干净的,不然就是污染源。

    尖刀剜肉,烫熟的肌肉缩水收缩,像极了风干牛肉,暗红色的肉条子上残留着凝固的血液,老李和张凡还有老李的助手陈博士。

    三个人同时开工,手术时间太长了,一个腰椎就做了三个多小时接近四个小时,现在烫伤的创面已经开始分泌出液体。

    就如淋了熟油的卤肉一样,肉香味都能闻到了。

    腰椎的手术很明确,行不行当时就能看出来。而烫伤的手术则未必,术后的恢复,移植的皮肤的成活,都是不确定的因素。

    所以,大面积的烫伤费用未必比腰椎的费用便宜多少。

    钛板,腰椎的钛板价格相对四肢骨折的钛板就贵多了,而体外移植的皮肤,更是直接从实验室调出来的,价格更是不菲。

    说实话,这一根烟抽的价码太大了,还有其他人的治疗费用,一百万是挡不住的!

    清创,三个人动作都很快,虽然老李和陈博士不能和张凡比,但总比吕淑颜和李雄利索多了。

    而且三个人在茶素大学的动物实验室里不知道杀了多少兔子杀了多少狗,还是特别有默契的。

    都知道张凡手术的时候不爱说话,其他两个人也默默的做着手术。

    煤城政府大楼,司令的脸色铁青铁青,因为就在几分钟前,农场最高领导的电话来了,虽然没有如同欧阳那样劈头盖脸的臭骂。

    但领导深沉的语气让煤城的司令心里如同一块大石头一样压了上去。

      <code id='48ac8'></code><style id='7c14e'></style>
    • <acronym id='99aa6'></acronym>
      <center id='cf7b8'><center id='7fffa'><tfoot id='9f2fa'></tfoot></center><abbr id='cfe7f'><dir id='12ff1'><tfoot id='8eb91'></tfoot><noframes id='03c88'>

    • <optgroup id='732e9'><strike id='49d8a'><sup id='b9a42'></sup></strike><code id='70768'></code></optgroup>
        1. <b id='16de3'><label id='4ee6a'><select id='2c849'><dt id='3ef50'><span id='76e6e'></span></dt></select></label></b><u id='68ce4'></u>
          <i id='73a78'><strike id='4f980'><tt id='b707c'><pre id='dba5c'></pre></tt></strike></i>

              <code id='8727e'></code><style id='6b454'></style>
            • <acronym id='622da'></acronym>
              <center id='7b840'><center id='6f54d'><tfoot id='ad0a8'></tfoot></center><abbr id='d4799'><dir id='8bb04'><tfoot id='ca400'></tfoot><noframes id='c1771'>

            • <optgroup id='3bae7'><strike id='12067'><sup id='e0d79'></sup></strike><code id='27316'></code></optgroup>
                1. <b id='ca2a8'><label id='36d3a'><select id='1646d'><dt id='619ff'><span id='cf8b7'></span></dt></select></label></b><u id='a0e7a'></u>
                  <i id='22abf'><strike id='255f9'><tt id='14ed2'><pre id='2a1a4'></pre></tt></strike></i>

                      <code id='8c896'></code><style id='03176'></style>
                    • <acronym id='b227d'></acronym>
                      <center id='eaf86'><center id='471a3'><tfoot id='6ae30'></tfoot></center><abbr id='cd398'><dir id='c4fb7'><tfoot id='02224'></tfoot><noframes id='24d13'>

                    • <optgroup id='c3729'><strike id='582dd'><sup id='e1599'></sup></strike><code id='2fb2a'></code></optgroup>
                        1. <b id='afa76'><label id='303d2'><select id='e62f8'><dt id='3392a'><span id='9209d'></span></dt></select></label></b><u id='8b6f1'></u>
                          <i id='78009'><strike id='b7f20'><tt id='31256'><pre id='074b4'></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