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就一起

欢迎来到热爱就一起 网站地图 sitemap
热爱就一起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margolinlawoffice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全球面临沙子枯竭
热爱就一起全球面临沙子枯竭
2021/03/30 来源:热爱就一起
    市公安局,第三审讯室。

    文广磊也算是派出所的常客了,但市公安局还是头一次来。

    他坐在审讯椅上,望着右侧墙壁上的玻璃,按照电视剧里的情节,这么玻璃很可能是单向玻璃,没准对面有人在看自己。

    文广磊活动了一下手腕,他很讨厌戴手铐的感觉。

    “吱……”的一声,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把文广磊吓了一跳。

    韩彬、包星两人走进了审讯室。

    文广磊望着两人,眼珠子一转,“两位同志,你们可算是来了,我这手铐能不能摘下来。”

    包星还记着疯狗的事,哪会给他好脸色,“少废话,给我老实待着。”

    韩彬坐在审讯桌旁,直接开始例行询问,“姓名、年龄、性别、籍贯……”

    “我姓文,叫文广磊,今年42岁,男性,就是咱们琴岛本地人……”

    “5月27日下午一点,你是不是给高爱霞打过电话?”

    文广磊想了想,“是。”

    “打了几通电话?”

    “一共打了五通电话,第一通电话他接听了。后面四通电话都没有接听。”

    “为什么给她打电话?”

    “高爱霞欠我钱,说好了那一天还钱的,结果我打电话她不接,我就用别人的电话打了。”

    “她欠你多少钱?”

    文广磊掐指一算,“连本带利十几万吧。”

    “你跟她什么关系,借那么多钱给她?”

    “一起吃过几次饭,有共同的朋友,也算熟人吧。她开口借钱,利息也不低,我手里正好有闲钱,就借给她了。”文广磊哼了一声,“谁曾想遇到了一个老赖,好嘛,一分钱都不肯还了。”

    韩彬反问,“然后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我能把她咋样,找她要钱呗,我去了她父母那,她父母说她失踪了,我不信,他们还挺硬气,说不相信让我去派出所问。真TM服了,这年头欠钱的都是大爷……”

    “他欠你那么多钱,你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找派出所的朋友打听了一下,嘿,没想到高爱霞的父母还真报失踪了,警察也没找到,我能去哪找,你说气不气人。”

    韩彬继续问道,“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办?”

    “等着呗,我就不信她一直不露头,早晚得有回来的一天,到时候我就一直跟着她,啥时候把钱还了,啥时候算完。”

    “你要是找到了,但她还不起怎么办?“

    “这……”文广磊犹豫了一下,“到时候再说呗。”

    韩彬试探道,“再说什么意思,把她杀了?”

    文广磊连忙摇头,“不不,我是一个奉公守法的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包星哼道,“就你还奉公守法,真没看出来。”

    “警察同志,您肯定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真是一个好人。”文广磊一本正经的说道,“对了,你们抓我到底为了啥事,我借人钱总不算犯法吧。”

    包星拿出一张照片放到文广磊面前,“认识吗?”

    文广磊瞅了一眼,吓了一大跳,“我滴娘诶,这是个死人!”

    包星笑了笑,“看仔细了,认不认识?”

    文广磊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用微微颤抖的手拿起照片仔细查看。

    “这人躺在池子里,还有水……我看不大清楚,还有清晰点的照片吗?”

    “没了,就这一张,拿近点,多看一会。”

    文广磊想了想,“有点像高爱霞那个臭女人,但仔细看看又觉得应该不是。”

    韩彬确认道,“是不是高爱霞,给我一个准确的回答。”

    “不是,她只是长得像,但不是高爱霞。”

    包星撇撇嘴,“凶手也是这么想的。”

    文广磊脸色大变,“警察同志,这话可不能乱说呀,是你们让我辨认的,我只是如实说罢了。”

    包星指着照片,“高爱霞的父母和前夫都辨认过了,都说这具尸体是高爱霞,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们不会以为是我杀的吧?”话一出口,文广磊就后悔了,“警察同志,这个案子真和我没有关系呀,打死我也不敢杀人。”

    韩彬正色道,“你既然找派出所的熟人打听过,应该知道高爱霞的失踪事件是5月27日,而你是她的最后联系人。而据高爱霞的父母反映,她离开家的时间,跟你打电话的时间很相近,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和高爱霞失踪的案子有关。”

    文广磊喊道,“冤枉呀,我真是比窦娥还冤,跟你们说实话吧,我才是最不希望高爱霞死的人,她要是死了,拿什么还我钱,我才不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

    包星顺势说道,“你当然是想要钱了,但高爱霞很可能没有钱,而你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一气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也是很有可能的。”

    “我没有,我真没有。我有大好的前程,就算她不肯还我钱,我也犯不着为了这十几万杀人呀。”

    “那你告诉我,高爱霞是被谁杀的?”

    文广磊瞪大了眼睛,“这我哪知道,至少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杀人是最不值当的买卖,我是不会干的。”

    “不过,她不光是欠我的钱,也欠了别人不少钱,没准是被别的债主杀了。”

    韩彬追问,“高爱霞的外债很多吗?”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后来她没还钱,我才打听了一下,据说,她借了周围的亲戚朋友不少钱,把能借的都借了。她以前上班同事的钱也被借了,何止是我一个人找她,找她的人多的去了,只不过我正好点背,被逮着了。”

    韩彬在本子上记下,“她借那么多钱做什么?”

    “投资呀,她说认识一个老板在做互联网行业,公司发展的很好,这个时候投资准能挣钱。”

    “她说你就信。”

    “我也没有全信,但是她给的利息高,我有点闲钱,又没有好的投资渠道,就答应借给她了。说白了,还是犯了贪心。不过话说回来,又有几个人是不贪的。”

    “高爱霞投资的是哪家公司?”

    “好像叫新城国际网络有限公司,据说是做网络大数据的,听起来挺牛的,具体是啥咱们也不是很懂。”

    韩彬在本子上记了一下,“找不到高爱霞,你有没有找过她的家人要钱?”

    “找过,她爸妈和前夫我都找了,结果没一个肯帮她还钱的,最可气的是高爱霞的母亲,说什么她女儿失踪了,要是我能找到高爱霞,记得通知她一声,还谢谢我了。”说到这,文广磊气不打一处来,啐了一声,

    “我呸,谢你妹个老母。老货一看就不是好人。”

    韩彬一直在观察文广磊,对方的情绪很真实,不像是在撒谎。

    反倒是之前给高爱霞父母做笔录时,感觉高爱霞父母有些异常,似乎是有所隐瞒,再结合文广磊的口供,高爱霞父母所隐瞒的事,可能就是高爱霞欠了不少外债。

    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利益通常是最容易引起冲突的。

    高爱霞借钱不还,哪个债主会不想揍她。

    按理说,高爱霞的父母没有理由隐瞒这一点。

    韩彬觉得自己可能忽略了一些事。

      <code id='d75ed'></code><style id='537ec'></style>
    • <acronym id='c44cb'></acronym>
      <center id='241c0'><center id='6b514'><tfoot id='9620c'></tfoot></center><abbr id='87f5f'><dir id='f7c96'><tfoot id='d52ea'></tfoot><noframes id='db00e'>

    • <optgroup id='48298'><strike id='4971b'><sup id='decac'></sup></strike><code id='5c098'></code></optgroup>
        1. <b id='c79cc'><label id='3865c'><select id='43121'><dt id='27416'><span id='607d7'></span></dt></select></label></b><u id='99b14'></u>
          <i id='b16ac'><strike id='03f5b'><tt id='9882f'><pre id='7419e'></pre></tt></strike></i>

              <code id='2c351'></code><style id='604fa'></style>
            • <acronym id='21ccd'></acronym>
              <center id='33271'><center id='3b17c'><tfoot id='6a23e'></tfoot></center><abbr id='05c0f'><dir id='3fd30'><tfoot id='028ea'></tfoot><noframes id='7a751'>

            • <optgroup id='6ee83'><strike id='1ae27'><sup id='59f6e'></sup></strike><code id='8bb9f'></code></optgroup>
                1. <b id='c3926'><label id='727ba'><select id='13ddb'><dt id='24aa2'><span id='9e51a'></span></dt></select></label></b><u id='65730'></u>
                  <i id='3a762'><strike id='6c62b'><tt id='2415f'><pre id='f2359'></pre></tt></strike></i>

                      <code id='6b3f7'></code><style id='fb9ca'></style>
                    • <acronym id='0dd7e'></acronym>
                      <center id='16df6'><center id='6022d'><tfoot id='0ab84'></tfoot></center><abbr id='bcc59'><dir id='eaf75'><tfoot id='b8fe0'></tfoot><noframes id='1f595'>

                    • <optgroup id='38cd9'><strike id='be173'><sup id='c66ad'></sup></strike><code id='85f5e'></code></optgroup>
                        1. <b id='50229'><label id='3e32e'><select id='d1fb6'><dt id='05937'><span id='eda20'></span></dt></select></label></b><u id='a45ac'></u>
                          <i id='61e31'><strike id='b1602'><tt id='f34ab'><pre id='15c1b'></pre></tt></strike></i>